和平精英攻略大全汇总

膓徒-帕萨特碰撞带来的巨变!

时间:2020-03-17 11:29:59 来源:六皮手游网 发布:八歌 浏览:8367次

 “别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他人看不穿,看不穿兮看不穿.......”宽大的马路旁,一处平时无人靠近的转角死胡同里。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,椅座在这十里街角,口中不停地喃喃自语着,帕萨特碰撞说着一些没有人听得懂的话语。

 高脚的路灯散下一片让人绝望而凄凉的冷光,洋洋铺洒在街头,路边的阴影里,偶尔几声犬吠,却是几只野狗在嚎着不知名的调,仿佛在唾弃这个世界,又像是在互相安慰一般。在这个全国最乱的C市里,纸醉金迷的夜生活,才刚刚开始...

 嗤——,一道汽车急刹声传来。

 一辆没有车牌的红色帕萨特,停在了这条平时了无人烟的废墟胡同。“砰”从车上跳下两个穿着花里胡哨的社会青年,车门被狠狠地摔上。两人转身打开了后备箱,一只黑色的麻袋伴随着呜呜声从车上滚了下来。

 同时从车子副驾驶位,走下一个长发西装革履打扮的青年人,长相颇为秀气,但却让人有种不安全的感觉。缓缓闭上了车门,帕萨特碰撞青年男子半眯着眼睛,沉吟了一会,脸上阴郁之色闪过。“波”打了个响指,随即靠在车窗旁,点了一根香烟,吞云吐雾起来。

 对面两人相视狰狞一笑,抬起脚丫子就是一顿狂踩,嘴里狠狠的咒骂着,似乎有杀父夺妻之恨一般,片刻,西装男子掐灭了烟头,走到近前挥了挥手,两人识趣的站在了一旁。眼睛却依然恶狠狠地扫了一眼地上的麻袋,目露凶芒。

 狠狠的踹了一脚地上已经缩成一团的麻袋,男子脸上露出一丝狰狞,开口道“小子,以后识相点,有些人是你惹不起的,竟敢跟我女朋友勾搭在一起,虽然那婊子只是我泄欲的工具,但也不是你小子能碰的,臭瘪三,以后滚远点,别让老子看见你,不然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上,我们走。”说完,整了整那看似绅士的西装,手再次挥了挥,上了车,后面两个花衣青年朝麻袋猝了一口,也跟着上了车,只留下那不住颤抖的黑色麻袋。

 车子发出一阵刺耳的引擎声,一股黑烟从车后喷出,渐渐地驶出了这条黑胡同,一个拐弯消失在了黑暗中。周围依稀还能闻到一股刺鼻的机油味。

 滋~那被困的结结实实的麻袋,帕萨特碰撞蠕动了几下,从里面被撕了开来。

 一个身穿校服的短发青年从里面笨拙的钻了出来,一张刚毅如刀削斧刻的脸庞,此刻已变得扭曲不堪,双眼布满了血丝,仿佛可以喷出火一般。青年名叫戟峰,他没有姓氏,帕萨特碰撞因为他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,没有父母亲人的戟峰,从小就性格孤僻,不喜和陌生人交谈,但偏偏又天生聪颖,16岁的他,就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市一中,高中的三年里,他认识了一个名叫韩雪的女孩。

 也许是上天的恩赐,她对他很好,慢慢融化了他那颗久久冰封的心,从此,他的人生有了一点光亮,他觉得上天对他还是公平的,可是就在三天前那个雨夜,一切就好像镜花水月般,那人生中仅有的一丝亮光,也被生生毁灭。

 或许,一切只不过是一场命运在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。

 戟峰慢慢的爬到了墙角,将身子蜷缩了起来,靠在冰凉的墙面上,风似乎也为他而感到凄凉,此时,身上的疼痛,已经麻醉了他,麻醉了他那颗破碎的心。他的脑海里,一直回放着一句话,一张脸,一段痛不欲生的回忆。

 “戟峰,你听着,我根本不爱你,我有爱的人,以前都是假的,难道你看不出来吗?真是可笑,我男朋友明天就回来了,我们以后还是不要见面了,免得误会。”

 一张冰冷略带丝丝嘲讽的脸,诉说着这段焚心之言,没有丝毫停留的转身离去,只留下了模糊的背影,雨水不停地敲打在脸上,那一夜,戟峰的心碎了。彻底的碎了——

 啊——,用尽全力狠狠地朝墙面上击出了一拳。

 “砰!”

 血肉与墙面撞击的声音,戟峰的眼睛渐渐变得冰冷。

 钻心的疼痛伴随着鲜红色的血液,滑过指缝顺着指尖一滴一滴的流下,尽管他的身上已经伤痕累累,一幕幕往昔的回忆一一映在脑海,戟峰的眼中,帕萨特碰撞此时充满了死灰之色,他抬头呆滞的望着天空,仿佛那可以寄托自己那颗破碎的心。爱情的背叛,让他一瞬间觉得仿佛失去了一切,亲人?在他的记忆中,从没有亲人二字,他现在唯一觉得对不起的只有那抚养他长大的老院长。

 “对不起了,院长,来生再报答您的养育之恩。”

 戟峰暗暗自语道,一股决然之色,出现在他的脸上。紧咬着嘴唇,深吸了一口气,伸手从口袋里摸出那把平时用来为她削水果的小刀。

 缓缓割开了手腕,戟峰慢慢闭上了眼睛,眼泪从眼角滑落。

 常言道道:男儿有泪不轻弹,却是未到伤心处啊。戟峰的思想开始变得模糊,他似乎看见一只的蝴蝶,帕萨特碰撞在他的身边翩翩起舞,慢慢的,竟托住了他,向远处飞去,那里没有人心的黑暗,一切犹如仙境般,宁静、祥和。

 风依然的刮着,而在黑暗中,一双浑浊的眼睛始终注视着这里,一个黑影自黑暗中走了出来,轻叹了一声,喃喃自语道“不知,是对还是错,罢了,对亦错——错亦对,一念之间而已.........起”一阵怪风刮过,地面上只留下了满篇的悲哀,戟峰,却是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活死人兮活死人,无情无义无寡欲。

 戟峰做了一个梦,一个很长很长的梦。梦里,自己被一团黑雾包裹在里面,看不清周围一切,突然,他听见咻的一声。

 一把黑色的利刃穿透黑雾冲了进来,猛然间,心脏一阵抽搐,一股痛彻心扉的感觉弥漫开来,持续了很久,久到戟峰的身体似乎已经麻木了,渐渐地,他仿佛忘记了自己是谁,有很多奇怪的画面出现在他的脑海里,那一幅幅令他感到陌生而又熟悉的画面。

 山是红色的,水是红色的,好像哪里的一切死物都是这一种颜色,充满了死气,没有丝毫生机。

 少时,那里的天空突然龟裂开来,一条黑色的漩涡似无底洞一般,敞了开来,帕萨特碰撞一声声如梦寐般的话语传进了戟峰的脑海深处,许多黑色身影突然出现,冲进了漩涡,他似乎也跟了进去......

 一声闷响,画面快速的切换着,只能看到一些零星的画面从脑海飞过,这时,属于戟峰的生命印记一一浮现,

 “戟峰!回来...回来...戟...”

 一道悠长的声音,如洪钟大吕般传入了戟峰的脑海。

 慢慢的,一声微弱的呻吟,戟峰的眼睛轻轻的颤动了几下,睁了开来。入眼的是一片白色的天花板,上面还挂着几张缺了一角的海报。

 “死了么”戟摇了摇略感昏沉的脑袋,戟峰打量着周围

 “咦?地狱的环境怎么这么温馨啊,难道地狱现在也改革了?”戟峰心中如是的想到。

 忽然,他一下子坐直了身子,眼睛瞪了起来,可能是牵动了伤口,痛得呲牙咧嘴起来,用手捂住伤口,轻轻的揉了揉。“怎么回来了,看来我是没死了,不知是哪个好心人救了我。”心里想着,戟峰看了看身上的伤,大部分已经结成了黑色的痂,还有几处成了淤紫色。

 自嘲的笑了笑。猛然,一道恐惧的目光从戟峰的眼睛中流露出来。

 颤抖着,将整个右臂抬了起来,赫然,一只黑色的“爪子”出现在戟峰的面前。他深深吸了一口气,帕萨特碰撞慢慢的将衣袖向上卷起,整个右臂,顿时显露了出来。只见从肩膀往下一直到右手指尖,布满了黑色的鳞片,在五指关节处长满了一个个倒刺,散发着黝黑的凶芒,手心似乎总有一股看得见摸不着的死灰之气游动。

 戟峰剧烈的喘息着,他目呲欲裂,声音也变得有些沙哑,口中语无伦次的喃喃着“怎么会这样,到底发生了什么,为什么......”突然,戟峰一脸震惊,难道说,刚才的梦是真的?这个想法始一出现,便一直缠绕心头,戟峰的心如万斤巨石跌入低谷般,久久不能平复内心的震惊,他此刻心乱如麻,一个个谜团紧紧地包围着他。戟峰双手抓着那乱糟糟的头发,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。眼睛变得一片迷茫

 窗外,一个驼背的老乞丐,手里撑着一根已经被岁月磨得光滑的竹棍,眼中充满了愧疚之色。不停地在原地来回踱着步子。发出一声声叹息。